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四部之缅甸泥淖(十五)

4.3.3 铁血远征

对英军在下缅甸的一路溃败,重庆的蒋委员长是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倒不是委员长多么有博爱精神心疼英国人,而是那里的战局与中国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仰光失守已使中国接受外援的海上通道被完全切断,如果任由缅甸战局如此发展下去,缅北的陷落也近在眼前。届时别说滇缅公路,连西南大后方都可能被日军抄了后路。敌人一旦占据缅北,就可以沿滇缅公里一路冲进云南。一旦昆明有失则重庆危机,国民政府也只有像后来有人提议的那样迁都兰州了。

早在1941年12月《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签订之后,中国就开始积极组织了赴境外作战的远征军。原计划远征军分为两路,第一路军负责缅甸地区,第二路军负责越南方面。后来因为种种原因,第二路军未能成行,因此我们通常所说的远征军即为赴缅参战的第一路军,以下统称远征军。部队规模为第五、第六、第六十六共三个军,合计兵员10.4万人。其组成如下:

总司令:卫立煌(未到任,先由杜聿明代职,1942年4月由罗卓英接任)

副总司令:杜聿明

第五军:军长杜聿明(兼)

下辖三个师:第二○○师,师长戴安澜;新编第二十二师,师长廖耀湘;第九十六师,师长余韶。

第六军:军长甘丽初

下辖三个师:第四十九师,师长彭壁生;第九十三师,师长吕国铨;暂编第五十五师,师长陈勉吾。

第六十六军:军长张轸

下辖三个师:新编第二十八师,师长刘伯龙;新编第二十九师,师长马维骥;新编第三十八师,师长孙立人。

另司令部直辖第三十六师,师长李志鹏。

前文提到,一直到日军逼近锡当河的2月16日,眼看其他各路援兵无望的韦维尔才向重庆发出了“仰光危机、速派第五军入缅”的紧急电报。开战以来,重庆共接到类似请求多达十四次之多,也先后进行过三次大规模动员,但每次都被出尔反尔的英国人百般阻扰和迟延,为此白白浪费了两个月时间,这在战机稍纵即逝的战场无疑是致命的。远征军最终虽然成行,但无疑已错过了最佳出兵机会。

接到韦维尔电报同日,心急如焚的蒋介石在印度电令重庆军事委员会:“据英方代表请求,仰光危机,速派第五军入缅,大约使用于同古及仰光地区。”军委会遂命令早已蓄势待发的第五军、第六军立即入缅,预定第五军用于中路,第六军用于东路,第六十六军作为总预备队。

终于接到出征命令的远征军于是再次紧急出动,沿滇缅公路出保山、渡怒江、过龙陵、越芒市,直奔国境线上的畹町而来。广大官兵个个血脉贲张、斗志昂扬,队伍中到处飘荡着铿锵激昂的军歌:

中国不会灭亡,中国不会灭亡,

远征军健儿浴血拼杀上战场。

枪在我们肩上,血在我们胸膛,

庄严的军旗在炮火中飘扬。

宁死不后退,宁死不投降,

日寇强敌不敢挡!不敢挡!

歌声稍一停歇,队列中惊天动地的口号声此起彼伏:“还我河山!收复缅甸!”

这是自1894年甲午战争之后中国军队第一次远征异域,不能不引起全世界的关注。蒋委员长向新闻界发表特别讲话:“我军此次入缅,定能一举扭转缅国战局。”重庆军委会也配发公告:“为国军入缅告后方民众书。”《中央日报》特别刊出号外:“国军远征缅甸,定能扬威异域。”《云南日报》刊发通讯:“我省民众踊跃劳军,滇缅路各县场面感人”。延安《新华日报》也以“慰勉国军入缅”为题发表社论,赞誉远征军出国抗日的伟大壮举。一支随军摄影队风尘仆仆从广西、四川、贵州转进云南,到处拍下八方父老“箪食壶浆以送王师”的感人场景。可惜影片后来并未与观众见面,原因是飞机失事拍摄的成果全被毁于大火之中。

组成远征军的第五、第六、第六十六军均属国军的精锐部队,其中第五军更是精锐中之精锐。先锋部队第二○○师堪称国军中的王牌,从师长戴安澜以下到团长、营长,甚至部分连长都是出身黄埔的国军精英。1939年11月,第二○○师在广西昆仑关与日军精锐第五师团鏖战一月,击毙日第二十一旅团旅团长中村正雄少将,昆仑关大捷震惊中外。为此该师受重庆政府集体嘉奖,参战人员提薪饷两级,可谓风光无限。

第二○○师师长也属国军少壮派军官中的翘楚。戴安澜,原名炳阳,字衍功,自号海鸥,安徽无为人。黄埔三期毕业,早年参加北伐。全面抗战爆发之后,先后参加长城保卫战、台儿庄大战和武汉会战、长沙保卫战等,屡建战功,35岁即任第二○○师少将师长,可谓春风得意马蹄疾。昆仑关大战中,戴安澜因指挥有方且重伤不下火线,荣获四级青天白日宝鼎勋章,被蒋介石誉为“当代之标准青年将领”。

中国之所以派出精锐第五军以及王牌之第二○○师,就是欲向世界宣告:中国入缅作战绝不仅仅是做做样子,而是真心实意欲与英军联合作战,一举把日军赶出缅甸。

由于即将面临的是联合作战,那么远征军首先面临一个问题,这支部队由谁来指挥?

2月25日,蒋介石亲赴昆明部署远征军入缅事宜。在听取了参谋团驻腊戍军事代表侯腾的汇报之后,委员长当即作出明确指示:入缅作战的远征军归杜聿明统一指挥,杜聿明接受英缅司令官赫顿中将的指挥。

仅仅一周后,3月1日,蒋介石从昆明抵达腊戍视察。3月2日,韦维尔和缅甸总督史密斯爵士来到腊戍,与蒋介石一起协商缅甸作战指挥问题。3月3日,蒋介石召开了远征军高级将领会议,再次明确:中国远征军由驻缅参谋团团长林蔚负责战术指挥,后勤服务由中缅运输总局局长俞飞鹏负责,卫立煌任远征军司令长官,杜聿明为副司令长官。在卫立煌到任之前,由杜聿明统一指挥入缅部队。这样的话好像听起来就不太明确。

乱上加乱。就在命令刚刚下达后的3月4日,美国派出的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中将抵达腊戍。迫于美国的特殊地位,蒋介石再次更改命令,并特别嘱咐杜聿明:中国军队归美国的史迪威中将指挥,对他的命令要绝对服从。

这下杜聿明彻底懵圈了,说来说去到底听谁的?背地里杜聿明请示校长:“如果史迪威的命令不符合您的决策时,该如何办?”蒋介石思索片刻后回答说:“你打电报向我请示后再说。”

蒋介石的话已经很清楚了:你杜聿明是我的部下,而不是史迪威的部下,即使你远征到了缅甸,一切还必须听我的指挥。第五、第六军均属国军精锐,蒋介石如何会放心交给一个外国人去指挥?

(图片:行进中的中国远征军)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