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还把航母当军舰看?那你的观点已落后了106年

【航母新认知之二】

很难统计到底有多少人对航母的认识还存有那么多根深蒂固的误解,不信你看么:他们经常用谈军舰甚至谈坦克的方式谈论航母,总是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个“大家伙”身上而忽略了其他更重要的元素。说来也是,只认为看得见的有价值,看不见的或想象不到的就没有价值。这本身就是平面思维的典型特征,植根于悠久的农耕文明。

他们总是想当然以为有了这“大家伙”就有了航母编队的战斗力,这就荒谬了。因此有必要从源头概念上做一些梳理,否则不知这种错误还要延续多久。

一、航母是机场而不是军舰,记住了吗?

不必意外,其实这既是常识也指向了它的本质:它是正确认识航母及其功能和作用的起点。“航空母舰”一词是从“aircraft carrier”翻译过来的。“aircraft”指飞机、航空器;“carrier”指搬运者、搬运器。直译就是“飞机搬运器”。你看,它和军舰没关系。在海上的不一定都叫军舰,这和“鳄鱼”、“鲸鱼”不是鱼,“河马”、“角马”不是马是一个道理。

你不能因为中文里有“舰”字而坚持认为它是一种“军舰”,请问是先有原词还是先有译词?人们根据名词去理解事物时,总是下意识地联想出一幅画面,然后再去理解和记忆。“飞机搬运器”让人脑首先形成的画面是“飞机”,其次是“搬运器”,而“航空母舰”一词,首先形成的画面是“舰”,反而弱化了“航空”。这么一对比,简直是南辕北辙。

这是翻译不当和汉字的局限带给人们理解上的误会。最糟糕的简称是“航母”,把本已局限的汉字词意进一步固化到实实在在的舰体身上。起点错了,结果自然是天壤之别。

翻译已然至此且无法更改,只能通过改变认知去重新理解。也有一些专家强调“航母”是“特殊的军舰”,主要功能是机场。这种解释对,但给出的概念还是稀里糊涂,倒不如说“航母”是“特殊的机场”更能指向其本质。

因此,航母不是军舰而是随时航行的、被“搬来搬去”的机场。假如一时半会儿难以扭转,有两个窍门:一是把航母吃水线以下当军舰,吃水线以上当机场;二是只要看到“航空母舰”这个译词时,都加上它的原词“飞机搬运器”。

二、航母是空战兵器而不是海战兵器

空军的机场在陆地上,但它是空战兵器。同理,虽然航母航行在大海上,但它的主要打击工具是舰载机,也是空战兵器,和所谓的海战没关系。

举例一:从指挥体系看,美国航母属于“海军航空系统司令部(NAVAIR)”管辖,2017年5月31日,“福特”号航母(CVN78)正式由船厂向美国海军交付,接收代表就是海军航空系统司令部副司令汤姆·摩尔中将。

举例二:以美国海军为例,航母舰长是飞行员,航母编队司令也是飞行员,他们可不一定都坐在舰桥上指挥,也经常架机作战,机身编号“100”+彩色垂尾涂装的,就是舰长、编队司令或更高一级指挥官(如舰队司令)的座机。

举例三:在美国海军拍摄的“水面舰队(Surface fleet)”宣传片中,只包含“导弹巡洋舰(CG)”、“导弹驱逐舰(DDG)”和濒海战斗舰(LCS)。看见没有:美国海军根本不认为航母属于水面部队。

知道一个错误的观念延续多久了吗?再往深了说,巡洋舰、驱逐舰这些传统的水面舰只(包括水下的核潜艇),首要任务根本不是进行海战(尽管都具备海战的能力),其核心职责都是为进行空战的“移动机场”提供防空和护航服务。当有更好的工具时,原来的主力自然退居次席,正如有了坦克后,谁会把骑兵派到最前?最糟糕的思维是一成不变的思维。

另外,不要再提海战,海战这种事在二战的“珊瑚海海战”之后就结束了。太平洋战争的战法都是空战。没有舰载机就不要奢谈海战:海战一去不复返、传统军舰空悠悠。

三、航母诞生的底层逻辑:空军力量的鞭长莫及

飞机的诞生对任何地面目标的威胁都是致命的,这个道理对海军舰艇同样适用。在螺旋桨时代,距海岸线300公里都是空军(或岸基航空兵)为海军提供保护的临界线。越深入大洋,空军就越鞭长莫及、无能为力,这对任何一个国家都如此。

每向外延伸100公里,岸基航空兵为海军提供支援的难度和代价都翻倍上涨,解决办法只有一个:海军自己建一个机场,拉着飞机到处跑:这就是航母。

格伦·寇蒂斯被称为“美国海军航空兵之父”,1910年,他的学生尤金•伊利驾驶着“寇蒂斯”飞机,从经过改装的“伯明翰”号巡洋舰上起飞;第二年他又驾驶飞机在“宾夕法尼亚”号巡洋舰上降落。格伦·寇蒂斯对美国海军说:不发展航空兵就等着葬身海底吧,1911年,听人劝的美国海军成立了航空兵部队。

四、根据航母的准确定义重新理解现代海军

现代海军是飞行海军而不是航行海军,是立体海军而不是平面海军,是四维海军而不是单维海军,如果错把一国海军当“海军”看,可能会有什么误会呢?假如对方一直是一支空军呢?这玩笑可就开大了。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