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东盟一家亲,手拉手肩并肩向前看,美日澳顿时傻眼

南海问题是中国周边外交中的一个关键点,也是域外国家想搞事情时的一个着眼点,去年大约这个时候,菲律宾还在美日等国的怂恿下,把非法无效的“南海仲裁案”闹得沸沸扬扬。就连印度也惦记着南海,今年5月还和新加坡在南海争议海域举行了双边演习。而中印边境对峙时,印度外长又拿南海“航行自由”来说事儿。

不过,这些域外国家对南海事务指指点点的日子也许快到头了,几天前,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又取得了一个外交胜利——在8月6日于马尼拉举办的中国—东盟外长会上,顺利通过《南海行为准则》框架文件。这一框架是推进就制定正式行为准则进行协商的概要性文件,标志着南海问题进入一个实质性的“谈”与“商”的阶段,而有这个框架在,各方磋商的大方向就不会跑偏。这个大方向就是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防止冲突,形成克制与信任。

有了大方向之后,中方还提出了推进“南海行为准则”磋商的“三步走”计划:

第一步,11国外长共同确认“准则”框架,并宣布在完成必要准备工作后,于年内适时启动下一步实质磋商;

第二步,在8月底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联合工作组会上探讨“准则”磋商的思路、原则和推进计划;

第三步,准备工作基本完成后,在没有外界重大干扰和南海形势基本稳定前提下,由中国和东盟国家领导人在11月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上正式宣布启动“准则”下一步案文磋商。

“南海行为准则”框架能够顺利达成,是以前些年的“不顺利”为铺垫的。早在2002年,中国与东盟国家就达成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表示要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共同推进制定“南海行为准则”。但是前几年由于美国“重返亚太”,怂恿菲律宾搞事,尤其是“南海仲裁案”一出,使《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到了几乎失效的地步。

短短一年时间,怎么形势就大逆转了呢?

局座认为本次会议的召开地点很重要。本届中国—东盟外长会是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召开的,而现在的菲律宾已经不是阿基诺三世当总统时的那个菲律宾了,杜特尔特上台后,局座一直对他很看好,认为杜特尔特说到做到,雷厉风行。

比如他刚上台就对华示好,当时有人认为这只是杜特尔特的缓兵之计,但现在看来,他对中国还是一直保持着友好的,对美国的态度也是一贯的,美国请他去,人家都不去。他主要是反对美国总是以人权为借口干涉菲律宾主权内政。而中国对菲律宾的帮助是实实在在的,所以他对中国也很感激。此次外长会能顺利达成准则框架,局座认为杜特尔特功不可没。

同样是南海周边国家,越南的表现就不如菲律宾了。有外媒报道,越南在本次峰会上曾要求将南海仲裁结果以及南海造岛等敏感议题写入最终公报中。还试图说服东盟其他国家,对近年来中国在南海争议海域的施工问题表示严重关切。

对此,我国王毅外长巧妙回应:今年的联合公报写得很清楚,只是“某些外长”对“填海造地”表达了关切,也就是说这不是东盟的共识,实际上也就是一两个国家讲到了这个关切。而且还强调,中国在两年前就完成了我们的陆域吹填。所以,如果现在还有谁在填海造地的话,那肯定不是中国。

那到底是谁呢?外媒都替我们解答了:越南是在“贼喊捉贼”。

“贼喊捉贼”的不仅有越南,还有南海域外的美日澳三国。眼看着南海就要真正的风平浪静了,他们不再满足于在幕后兴风作浪,而是直接走到台前了——8月7日上午,这三个国家外长在马尼拉单独开了个小会,并发表联合声明,声称强烈反对中国在南海和东海的“单方面(海洋)行动”。

正如王毅外长所说,“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南海沿岸国都充分肯定南海形势积极向好的同时,南海以外的某些国家却依然停留在过去,视而不见形势发生的积极变化,不想认同中国和东盟共同努力的宝贵成果,甚至还在对外释放消极信息。”

特朗普刚上台时,局座就发了一个微博,主要是对特朗普政府将来的执政方向,他的战略的构架,以及中国周边的整个的战略,将来的走向进行了一下预测。

局座认为,特朗普上台后,不会简单重复奥巴马的战略。并认为中国周边有三个热点,一个南海,一个台海,还有一个是朝鲜。其中朝鲜是最让人头疼的,因为谁都管不了他,并且中美俄三个大国都介入其中;台海问题有《反分裂国家法》镇着,美国不会介入的;而南海问题,特朗普也不会像奥巴马那样介入那么深。

一方面是南

所以,在“南海行为准则”框架达成后,美日澳等国就面临“出局”了。局座认为,关于南海的斗争还是会持续,但是斗争的激烈程度、持续时间、爆发冲突的危险性,都会大幅度下降。

更重要的是,南海平静下来之后,有利于“一带一路”推进,中国和东盟之间的经济联系会越来越紧密,而美国在这个地方没有投资,老让别人买他武器,可是如果整个的大气候不打仗了,买美国武器干啥?所以说美国会越来越淡出这个领域。

往期“局座时评”传送门▼

责任编辑: